第一千七百二十章:安得猛將兮 守四方

    徐經自下海的那一刻起。

    他便隱隱覺得,自己是為汪洋大海而生的。

    猶如冥冥之中,有一種東西在推動著自己!

    家族淵源,自幼熟悉海圖志,而后機遇巧合遇到恩施,從而拜入恩師的門下,得以揚起人間渣滓王不仕的風帆,尋覓到了新的大陸。

    此后十數年,他的人生,便幾乎都在汪洋之中度過。

    以至越來越多的人,因為他的緣故,開始了解海洋,知道海洋的重要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相比于其他人,他必須比其他人在探索的道路上走的更遠,他必須比其他人謀劃的更深。

    自蒸汽鐵甲艦開始列入了研制計劃開始。

    這個超級武器,便納入了徐經的宏偉藍圖之中。

    走向深海是第一步,尋覓新大陸是第二步。

    可這……都只是過程,不是目的。

    大明的目的,應當是控制四海,使海上再無隱患,使海上的財富,可以滋養著大明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他比任何人都更警覺。

    他在海上,分析著大明的敵人,每一個敵人,他們在哪里出沒,他們是否為大明的心腹大患,他們出沒的地點多為何處,這一片海域有何特點,附近海域是否有島礁,是否有補給的港口,水文如何。

    他在黃金洲,俘虜過西班牙人,也曾在大明審訊過葡萄牙人,他和佛朗機的傳教士們接觸,并且不放過四海商行的每一份資料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人,當他用了心,專心致志的去做一件事即可。

    因為人的一生,實在過于短暫,若是翻開經史,看那長河之中,無論是才子佳人,亦或者是王侯將相,在這長河之中,不過是小小的浪花罷了,如流星一般一閃而逝,最終消失于黑暗。

    人們所銘記的,不過是一段記憶,也僅此于這么一個已經失真的片段。

    現在……時機到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突的,徐經拜下,略顯激動,口里道:“不能再拖延下去了,時間拖得越久,佛朗機人越是警覺,臣聞知佛朗機人連年征戰,其無論陸戰、海戰,乃至操典,軍器,幾乎都是一日千里,他們并不比我大明的愚蠢,恰恰相反,臣觀他們的戰爭,幾乎每隔一代人,便會有飛躍的進步。現如今,他們還如沉睡的雄獅,尚不知我大明深淺,而一旦探知我大明已出現蒸汽鐵甲艦,必定舉國效仿。臣并非是危言聳聽,佛朗機人諸國林立,國家存亡便在于戰爭,他們若不能窮兵黷武,便有滅國之虞,與先秦戰國之時相類,不可小視。”

    徐經一面說,一面哽咽,他生恐朱厚照錯失良機,此時趴在地上,淚水竟不自覺的落下來,滴在瓷磚上。

    先秦戰國……

    方繼藩細細的咀嚼著徐經的話。

    這……倒是比喻的恰當。

    戰國的時候,各國相互攻伐,不再是春秋時期那般彬彬有禮,戰爭的規模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殘酷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各國國家為了生存,無一不是想盡辦法尋求強國之道,騎兵不成,那就胡服騎射。動員不足,那便商鞅變法。人才不夠,那便向天下諸國求賢,凡有賢士,無論是何出身,立即封侯拜相。無數的虎狼之士,被征召起來,戰端一開,男子們統統拿起武器,經驗豐富的將軍,帶著數以十萬計甚至百萬計的虎賁,為了人頭和軍功,瘋狂的殺戮。

    在那個時代,上至國君,下至庶民,沒有一個人可以置身事外,沒有一個人,不是擔憂著明日,擔憂著宗廟的存續,家族的興旺,那是一個容納不下平庸的時代,平庸就意味著國破,意味著族滅,意味著庶民被坑殺。

    而恰恰也在這個血流成河的時期,無論是思想,亦或者法度、手工業,快速演化的時期。

    佛朗機人,歷經的乃是上千年的動蕩。

    他們一次次發起宗教戰爭,一次次遭受瘟疫的威脅,一次又一次,相互攻伐,一場戰爭,可以維持十年,甚至一百年。

    他們的學習能力,是極為恐怖的。

    只見徐經繼續道:“陛下,這一場海戰,必須一戰而定,絕不容許再給佛朗機人茍延殘喘的機會,勢必要永絕佛朗機之患才干休。懇請陛下,予臣這一次機會,整肅水師,尋覓戰機,大張韃伐,一決雌雄!”

    說罷,他自袖里取出一部奏疏來,接著道:“此乃臣十數年蒙恩師教誨,所修的一部書,名曰:制海論。懇請陛下過目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懵了。

    活了三十多年。

    說實話,這是他這輩子,第一次見到有臣子向自己的父皇或是自己上書,嗷嗷叫著要傾國與敵決戰的。

    朱厚照此時感覺如同做夢一般,覺得一切都不真實。

    畢竟……被人在一邊諄諄教誨了數十年,成日都是不可輕啟戰端,又或天朝仁厚,理應勸人為善之類,這已經是習慣了!

    一旁侍候的劉瑾,心領神會的接過了徐經的奏疏,連忙送至朱厚照的面前。

    朱厚照立馬將其打開,方繼藩卻也湊了來。

    這是洋洋數萬言的文字。

    其中對天下諸洋以及各條航線進行了歸類,說明了大明水師在各洋之中實力的消長。

    并且主張,天下所有優良的海港,大明都需掌握,并且需要控制每一處航線的要道,汪洋之大,無邊無際,想要控制這十萬里的汪洋,依靠的便是港口和海峽,無論用什么方法,大明必須做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自然,這其中,還提出了關于佛朗機海軍的問題。

    佛朗機雖是各自為政,可大明必定不能等閑視之,要將其視為一個整體,尤其是針對西葡二國,此二國艦船最多,水兵最眾,此乃心腹大患,必須給予他們一次最致命的打擊。

    朱厚照看到此處,眼眸中不由自主的多了幾分神采。

    繼續向下看,竟還有關于未來的制海布局。

    徐經列舉了黃金洲,佛朗機,天竺,昆侖洲,西洋的許多港口,認為這些港口,占據了重要的地利,絕不容有失,因此……在未來,大明必須有艦隊駐扎于此。

    同時……甚至還制定出了一個計劃,即確保大明水師絕對優勢的觀點。

    一旦佛朗機海軍遭受了致命打擊,大明應立即曉諭諸國,天下諸國造艦,必須不能超過大明水師的半數。

    倘使大明有艦船百艘,那么萬國的所有艦船相加一起,決不允許超過五十艘。

    凡有超過所造艦船數額的,則水師將不惜一切代價,大加撻伐。

    方繼藩也是一路認真的看下去,只是……他看的眼睛有些直了,老半天回不過神來。

    這……似乎有點霸氣過頭了啊。

    不過這樣霸氣的弟子,倒是少見,果然是見過世面的人。

    朱厚照細細看完,沉默了老半天,突然眉一挑:“哈哈……徐卿家,竟和朕不謀而合,幾乎和朕想到了一處去了,只是可惜朕沒有你這樣文縐縐,竟還能憑這個寫出一部書來。這樣說來……如何可以做到畢功一役呢?”

    徐經自然是早有想法和計劃的,于是毫不遲疑的就道:“觀察對方主力海軍的動向,吸引他們傾巢而出,尋覓一處海域進行決戰,同時分派艦船,直搗其軍港,使其若戰敗,則無處藏匿和逃竄。西班牙無敵艦隊,艦船最多,其艦只也最是優良,葡萄牙次之,消滅此二國艦隊,則四海可定。臣有一個計劃……”

    “計劃?”

    朱厚照不免欣賞的看著徐經。

    徐經越來越不像方繼藩,倒是越來越像他了呀!

    就跟自己親生的一樣,說來……真是怪哉。

    徐經見陛下表情專注,對此興致勃勃,心里也不禁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他似乎意識到,他朝著自己的目標,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自覺得自己是幸運的,因為當初遇到恩師,而讓他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而遇到了似朱厚照這樣的天子,才有他更多施展才華的機會。

    換做其他人,只怕對他的想法,大多都會嗤之以鼻吧。

    “輿圖!”朱厚照精神奕奕的道。

    玲瓏剔透的劉瑾,早將輿圖取了來。

    徐經則道:“陛下,當務之急,是盡殲西班牙無敵艦隊,只是……這很不容易,因為西班牙人,已開始對我大明有所忌憚,一旦他們察覺到是與我大明作戰,那么勢必……會極為慎重,想要讓他們傾巢而出,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暗暗點頭。

    大明在呂宋,對西班牙人動過手,在黃金洲,也有過許多的交鋒,西班牙人是了解大明的,他們每一次行動,都顯得極為謹慎,徐經在這一點上,倒是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可若是……讓西班牙人意識到,他們的對手,并不是我大明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朱厚照不禁露出幾分不解之色!

    “若是尋常小國,西班牙人絕不會出盡全力,對于西班牙而言,只需幾艘艦船,便可使對方丟盔棄甲。除非……他們既認為對手不容小覷,因而,非要傾巢而出。可與此同時,他們雖是傾巢而出,卻又未必將對方放在眼里,表現出輕敵和大意。”

(記住本站網址,Www.XS52.Com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xs52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這篇小說不錯 推薦
先看到這里 書簽
找個寫完的看看 全本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錄  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如果您認為明朝敗家子不錯,請把《明朝敗家子》加入書架,以方便以后跟進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
124期大乐透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