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 僅一人

    宴會索然無味,但是到最后出現的人,卻是讓我都驚訝之余,覺得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四皇兄被人推進來,絲毫不見狼狽,可也沒最開始那股意氣風發的樣子了。

    推著他的人,在路過我的時候,微微的頓了頓。

    只聽到他的聲音很低,隱忍的情緒也多少帶了些冷笑,“長安,許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我大大方方的回了個笑容,坦然道:“是許久,久到我甚至以為四皇兄去了,只是沒算到會大難不死。”

    四皇兄的臉色頓時更難看了,面上的溫和都很難維持了。

    僵持許久,周圍的人竊竊私語的聲音都大了的時候,他才緩緩離開,離開之前對我說:“我始終不懂,你為什么會選擇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真能登上高位,你的富貴安康也不過唾手可得,何必非要選擇一條難走的路呢。”

    我沒看他,而是看向另外一邊正在應酬的裴佑晟。

    “四皇兄未免太高看自己了,不說是別人,光是我,能殺你一次,就能讓你再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其實也算不上是應酬,基本都是他薄唇抿著,冷淡矜貴站在那邊,旁邊的人奉承的試圖搭話。

    四皇兄的臉色頓變,咬緊牙關,“你還是想要讓十三那個丫頭片子上去,也不肯扶我上去?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處境這樣了,還敢胡鬧。”

    覬覦皇位的人不在少數,可我卻沒想到多年未見的四皇兄這么有毅力,在明知道我厭惡到想要他命的時候,還敢往上搏一搏。

    “我處境如何?”我偏頭看著他,“就算如今大權不得握,可是你的生死依舊在我手里,我抬手就能讓你起,低頭也同樣敢毀了你,四皇兄,搞不清楚局面的一直是你。”

    貿然進軍的是他,野心勃勃籌謀皇位的也是他,一步之差走錯棋子的同樣是他,如今我會需要這樣一個失敗品來憐憫我?

    那邊的裴佑晟似乎是倦了這樣的場面,臉上不茍言笑,但是無端的我就察覺出來他身上不耐的情緒,他往我這邊看了看,僅僅是短暫的視線接觸。

    大概是雙腿不利索了,四皇兄的脾氣也從溫和的表面中掙脫出來,眉眼隱隱浮現陰翳,“若是有朝一日他登上皇位,后宮佳麗三千,你一個名副其實的亡國公主,我且看你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擔心日后的事情,畢竟這都是跟你沒任何關系的,皇兄。”我彎腰跟他平視。

    四皇兄從一開始回來,就一直保持溫和謙讓的姿態,但是無論怎么遮掩,他身上始終給我一種違和感,現在展現出來的陰騭的樣子,才像是他本身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四皇兄突然笑了,不過更像是被氣笑的,“我等,我可是要擦亮眼睛好好的等著。”

    說完,四皇兄走的時候,還意味深長的看了裴佑晟那邊一眼,然后讓身后的人推著他走。

    裴佑晟那邊依舊熱鬧,不管他的面色怎么冷,多么的不近人情,可照舊少不了想要走捷徑一步登天的,所有的法子里,大概只有姻親是最牢固的辦法。

    畢竟如今皇位空懸,子嗣凋零,怎么看怎么攝政王的勝算大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我不是局內人的話,我甚至也會親自賭注賭在裴佑晟會贏的上邊,我清楚他這個人,更是清楚,他布棋局喜歡計較各方面的問題,以便做到完美,無懈可擊。

    如今也是如此,人人都道他陰晴不定難相處,人人都敬他如鬼神,唯獨這四皇兄腦子里不知道裝了點什么,依舊還是做著那美夢,妄想湊上去。

    四皇兄顯然不甘心居于人下,還想要跟我說什么,我淡淡瞥了一眼他帶來的人,道:“沒看到王爺累了,還不推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后邊的人哎了一聲,不得已冒著風險直接推著他走。

    四皇兄蠢蠢欲動,那個妄想進來做太妃的,照舊也是耐不住性子。

    剛才若不是恰好被我的人發現了,給攔住了,這本來就惹人看盡笑話的宴會,還不知道會鬧到什么程度呢。

    “把他給帶來。”我沖著另外一邊努努嘴。

    那邊緒景陽穿著奴仆的衣服,灰撲撲的窩在角落里,但是周身的氣派依舊是扎眼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干脆也跟著走到一側去,去了旁邊假山那邊,遠離了宴會和鶯鶯燕燕的,腦袋才清醒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長公主。”

    人被叫來了,還是淡然的低頭作揖,從容順暢的似乎本該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有大把的前途可以拼,我跟你之間剩余的那點情誼早就被你親手斬斷了,你如今這姿態是做給誰看呢?”我說。

    緒景陽本來還挺直的劑量,現在一寸寸的彎下去了,眼里全是痛苦,使勁閉了閉,才沙啞的開口,“阿鸞,如今我愿做任何事情來贖罪。”

    他在查緒家當初事情的時候,我也在查,我從來不信父皇會心狠手辣到這地步,便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沒想到,查到的果真是如此,這件事本身背后就有人刻意陷害,后來更是被人有意無意的把矛頭對準了我父皇這邊。

    可普天之下,誰敢把矛頭對準最上邊那個人呢?我曾想過是裴佑晟,但是后來卻不這么認為。

    他若是想要策反的話,除了這種彎彎曲曲的路子,多的是辦法能折騰的整個皇家不舒服,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阿鸞。”我皺眉下意識道,隱隱的帶著幾分的惱怒。

    這親昵的稱呼,能夠帶動起太多的回憶了,壓得喘息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查出是誰了?”我問。

    他的脊梁依舊是彎的,比少年時候多了些成熟,有種沉積下來的獨特的氣質。

    除去這哀慟后悔的模樣的話,他依舊是那芝蘭玉樹,風度翩翩的公子哥,也是無數少女夢寐以求想要嫁于的情郎。

    “并未。”他每說一句話,就像是被過往給壓的矮一寸,聲音都是壓抑的低沉,“我并未指望依靠這幅樣子要你原諒我,阿……長公主,我只想求個寬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用我這條命來為你效忠,僅效忠你一人。”他鄭重而緩緩道。(記住本站網址,Www.XS52.Com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xs52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這篇小說不錯 推薦
先看到這里 書簽
找個寫完的看看 全本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錄  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如果您認為鳳凰詔不錯,請把《鳳凰詔》加入書架,以方便以后跟進鳳凰詔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
124期大乐透历史记录